您的位置:首頁 >魅力信宜>旅游資訊>詳細內容

大美大霧嶺

來源:茂名網 發布時間:2019-07-03 10:12:00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
大霧嶺。 本報記者丘立賀攝

大霧嶺,是與云霧息息相關、唇齒相依的崇山峻嶺。大霧嶺之所以終年云遮霧繞,是因為這里海拔高,氣溫低(平均氣溫18℃),濕度大(相對濕度85%RH),而且,還有許多美麗的神話傳說與云霧相伴相生。

相傳遠古時候,大霧嶺有一個天湖,湖底是一塊巨大的南玉石,因此又稱南玉湖。

大霧嶺地處亞熱帶南端。到大霧嶺去,有很多條路。從錢排鎮進去,要盤旋二三十公里的山路;從大成進去,也要走一樣長的路程;從其他地方進來,路程也不會少。大霧嶺巍峨而安閑地坐在萬山中心,仰望天上星辰,慣看日月清風。她是山中之山,在整個粵西,她是最高的,海拔1704米,是云開山脈的主峰,方圓幾百里,勢壓群峰,一山獨大,唯我獨尊。

大霧嶺山中水口,此處河流,水流不急,清澈見底,不時有巨石突兀而出,又常見亂石嶙峋,犬牙交錯。河流如同梯子一樣,順著地形逐級而下,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河石頭,其中以鵝卵石最多,河里的石頭千奇百怪,組成了許多不規則的圖案,卻想什么像什么。

一塊茅屋大的黑石冷不防跳了出來,旁邊站著幾棵參天古樹。山里人說:你見到黑石,見到大樹,大霧嶺山口便到了!

山口處,跳出了“大霧嶺自然保護區”的牌子。

然而,這并不是山口的意義所在,而是從地理位置、氣候條件、事物感應上,有兩個明顯的區分,好像有冥冥的力量,不可抗拒地把這兒作為山內外明顯的分界。

夏天,外面酷熱難當,一過山口,里面涼絲絲的,仿佛兩個天地;冬天,外面冰天雪地,入了山口,里面溫暖如春,恍如隔世。

入到山里,抬頭仰望,看不到山頂。山頂,不拋頭,也不露面,藏在峰巒環繞之上,千呼萬喚看不到,還遠著呢!

進山的路很寬敞,一條水泥路蜿蜒蛇行,環山而上。

進山的路不陡,呈S形盤旋而上,從山腳到頂峰,有三十六個彎。每一個彎,都有每一個彎的風景。雖然,一樣是那些山,一樣是那些水,花草樹木,然而,遠近高低各不相同,面前的景致便千差萬別,各有千秋。

沿道竹林茂密,溪水潺潺,怪石嶙峋,層巒疊嶂。

不經意間,出現了許多石頭,便是上山的后十八彎了。后十八彎一開始,便接近山頂了,此處怪石嶙峋,與半山下泥土的地質概貌有了本質之異,天淵之別。

植物的心眼也挺靈的,喜歡跟著土壤跑,隨著氣候走。在這兒,你能看到一種典型的標志。山腳下,高林參天,濃蔭蔽日,密密匝匝的野藤跟著樹木生長,樹長到哪兒,它們便跑到哪兒,還纏繞到樹梢上,到了最高處,像蛇一樣吐著信子,欲與此山試比高似的。然而接近峰頂,卻只長著芒草、野生茶、熊貓竹,還有些叫不出名字的矮小雜樹,都是低矮的植物,大都不及人頭高。

這好像是天設地合的布局。大霧嶺豁然顯得巍峨高大,天地一下子顯示出博大的胸襟和能容萬物的寬闊氣度。

站在接近山頂的轉彎處,只見一塊獨特的石頭橫跨在山道中央,中間卻被活生生挖斷了,讓路給來往的車輛及行人。在這兒居高遠眺,山路環繞,城郭重重,峰巒疊翠,氣象萬千,遠方風光一覽無余,近處景致,也一樣引人入勝,動人心扉:一條銀蛇般的河水在山腳下蜿蜒穿行,錯落有致的農舍上空縷縷炊煙隨風飄舞。2000多種野生植物由高至矮,從大到小,像階梯一樣向上分布,呈現出環形帶狀的大自然植物景觀,野花遍地都是,五彩相間,令人目不暇接。據說,這是山體高度不同的原因,也是一山有四季、十里不同天的結果……一幅幅如詩如畫的山水田園美景,好不令人陶醉……

到了山頂,看到頂峰東面有一塊偌大的平地,不由得恍然大悟,原來大霧嶺頂峰叫大田頂,是地貌使然,因地而名傳。在那平地上往旁邊一看,不由得使人大吃一驚,山頂旁邊屹立著三座小山,遠遠望去,猶如棲息著三只仙鶴,形態各異,奇趣無窮!

下山如果不走來時的路,改換路線,便是向西走了,會經過難得一見的原始森林。小時在課本上,常常讀到原始森林,想象它不可觸及的遙遠而陌生的氣息,但現實中要找到原始森林,確實難于上青天。在大霧嶺山里,生長著各類野生植物2000多種,娃娃魚、貓頭鷹、啄木鳥等國家一、二級保護動物時有出現;就連昆蟲,也有1500多種。這不愧是粵西天然森林植被保存最為完好的地區,是一座珍貴的綠色資源庫和基因庫,令人大開眼界。

一條淹沒在草叢中的小路,繞過山頂最高處雄偉的電視差轉塔,像古舊的繩子,有一段沒一段的,懶洋洋地扔在地上。一旦進入原始森林,路便改變了模樣,時而平坦,時而陡峭,時而順直,時而曲折;忽而空曠,幾無遮攔,忽而密林緊鎖,疑無前路,像樹上一條久經歲月的老藤,堅韌不拔地把一路古跡新景綁起來,一個接著一個;又如路邊上的小溪,一會兒被草木遮掩,只聽水聲,不見其水,一會兒又跳躍出現。據說,路的盡頭是青山之外。沿途,山勢挺拔、群峰爭高、幽谷滴翠的大自然美景,如入仙境。如天氣晴朗,從樹木間隙看出去,隱約還可看見遠山撒了些“豆子”,據說那是錢排鎮。

原始森林人跡罕至,地上??梢钥吹降舅胄?、梅花狀、山稔花半開時的腳印,那是各種動物生活的印記。山高林密,如果有老虎,這兒一萬多畝原始森林和約2461公頃林區任由縱橫馳騁,定然是獸中之王的天堂。

出了原始森林,便是一望無際的絨草??拷敺宓慕q草不高,剛剛與人齊高。然而這軟綿綿的絨草深處并不是“溫柔鄉”,人行其中,不經意間最容易迷路,走到哪兒都一樣,都是絨草,即使近在咫尺也像遠在天涯,光天化日之下也如同盲人摸象,不得要領,兜兜轉轉,走不出一塊絨草地。前些年,有人自遠方來,不慎誤入其中。遠近的人聞訊趕來,尋找了兩天才找到。如果絨草伏下去,又浮動起來,顯出跳躍著前進的節奏,便是有不明的動物接近了,這時候,到底是危險逼近,還是杞人憂天,你不得而知。

接近巔峰,大霧嶺近似垂直狀態,山上與山下的氣候迥然不同。當姍姍來遲的春姑娘用她那溫暖的手撫遍漫山遍野,這里就變成了鮮花爛漫的海洋,空氣中飄蕩著野花淡淡的清香。夏天,這兒是避暑的勝地,赤日炎炎之下,帶著山野清新氣息的自然涼風颯颯送爽,太陽的熱力減退,再放浪形骸的強硬陽光也變得溫馴可愛。夏季的晚上,這兒清涼,舒適宜人,蓋上一層薄薄的棉被,涼意不擾,酷暑不侵,再做上個甜甜的好夢,寵辱皆忘,物我兩輕,便是生活的好境界!在喧囂的世界里,這里就是一個世外桃源!

秋天的大霧嶺好像還沒有品嘗到明顯的秋意,冬天便在后面推了秋天一把,讓它快了一步離開。雖然時序還是秋天,實際上冬意已經把山上占領。雪未下,這兒卻到處是冰封的景象:郁郁蔥蔥的樹上,披上亮晶晶的銀色鎧甲。熊貓竹歷來是最頑皮的,葉尖上吐著串串玉珠,恰似隨風飄蕩的風鈴送出悅耳的叮當聲。當一叢叢芒草被裹上晶瑩剔透的薄冰,大自然這位能工巧匠也把漫山遍野的灌木裝扮成了冰清玉潔的世界……

大霧嶺一年四季展現出來的千姿百態、婀娜多姿,都一一收藏到靠頂的山間天湖里。

天湖是大霧嶺的眼睛。眼睛,是心靈的窗戶。大霧嶺最美的風景,在天湖,在天湖的靈魂深處!

群峰顯情,共抱一個天湖。天湖顯意,同沐群山秀色。每當陽光到來,水面粼粼波光,天湖像素面淡妝的新娘子,與四周峰巒融為一體,心心相印,面頰上蕩漾著是妙不可言的羞澀。然而,要深入天湖的內心,從水中欣賞大霧嶺一年四季最真實的景象。那簡直是異想天開,機會微乎其微。往往,還沒等你真正領略到天湖中的山水之情、融會之意,水里的山便模糊不清,如隔著一層曼妙起舞的輕紗。

云霧突如其來,不期而至。

大霧嶺的云霧,瞬息萬變,變幻莫測。天池深處,剛剛還是花紅葉綠,那是岸邊的景象,好像給天湖戴上了五彩繽紛的花環,然而,還沒看清那綠葉的鮮嫩、花瓣的嬌艷,水面一縷輕煙隨風飄來,走近一點,以為會看得更加真切,但轉眼間濃云滾滾,一瀉千里,天、地、湖和人以及萬物融在一起,如同回到了混沌初開的狀態。

眼前的濃霧,放蕩不羈,遮天蔽日,直把白天變成黑夜。流水潺潺,洋洋灑灑,蟲子快叫慢唱,深入淺出,誰在天邊呼號?轟隆而來,開始以為是遠方滾雷,等到知是山風浩蕩,橫掃而來,便見云霧中開,卷起萬重云浪,頃刻,云霧又隨風而去,不留痕跡。

在大霧嶺,風是太陽的使者。風卷云去,陽光萬道從天而降,天湖的水面,銀光點點,跳躍著一片片活潑的水波。一時,上下天光,水映山色,天鵝飛翔,魚躍水面……待要舉起相機,帶走這精美的畫面……

然而一陣清風過處,像披上了一層輕紗,那天湖秀麗的肌膚,一下子在面前朦朧了起來……

大霧嶺云霧的千姿百態,任你有千雙眼睛,也看不盡。有時,云霧在山頂逗留,像給峰巒戴了一頂輕盈的絨帽;山頂的云霧下到山腰,又給青山系上了一條玉帶;云霧跑到山谷,山下便是茫茫的大海,展示出波瀾壯闊的景象。最后,這些云霧玩兒累了,倦了,調皮地一轉身,一眨眼,便像捉迷藏一樣消失得沒了蹤影,不知是回到了天上,還是鉆進了地下。

大霧嶺的山水氣象萬千,一旦來了云霧,就是一個變幻無窮的世界。山間云霧繚繞,飄忽不定,一會兒像是萬丈瀑布,傾瀉而下,一會兒又像是萬馬奔騰,煙云四起,濃濃的白霧籠罩住了整個世界,仿佛置身于童話般的仙境,給人一種騰云駕霧、飄飄欲仙的感覺。這些山峰好像是為云霧而生的,云霧也似乎是為山峰而來的,山峰中有云霧,云霧中有山峰,虛實結合,動靜相映,恢宏壯闊,氣勢磅礴,縹緲中幻化出千奇百怪的形狀:有的像朵朵瓊花展苞怒放,有的似道道瀑布凌空高懸,有的如縷縷炊煙裊娜飄忽……疾風無常,云霧變幻,使人產生無限聯想,寫出了許多優美的詩句和美妙的篇章。

民諺說:天之氣,在天為云,在地為霧。此語說出了大霧嶺云霧的實質所在。天上有浮云飄過,到了和云挨肩擦背的大霧嶺,與地氣相接,便是霧。大霧嶺的山山水水,便在霧海中飄浮。這一座山,終日云里來,霧里去。這,正是大霧嶺的真面目。

在粵西,這是離太陽最貼近之處,與云霧最親近之所。站在云霧中的峰巒,屏氣斂息,于無聲處,仿佛聽到了天籟,聽到了來自天域的妙音,又會使人想象一個又一個傳說,給大霧嶺添上了一道神秘迷人的色彩。

在大霧嶺海拔1000米以上的地方,常有山楂樹生長,大樹上百年,中樹也二三十年,有些山楂樹,兩個人都抱不過。這些山楂樹土頭土腦,渾身疙瘩,不光滑,不鮮艷,也不高貴,然而,它們一年四季在云山霧海之中,吸納了山川的靈氣,讓人領略到它們別致的內涵。

云霧縈繞,才是大霧嶺的真實面目。山,云遮,水,霧繞,處處風景,都在云霧之中。這情景在信宜市的“八景”里叫頂峰錦繡。誰可站在云霧之上錦上添花,揮筆寫出天上人間的云霧故事?其實那云霧中的峰巒,那云霧中的天湖,那云霧中的樹林,那云霧中的一切一切……不正是多少文人墨客的夢中山水嗎?

下得山來,偶然回望。云霧生處,正是大霧嶺。

大霧嶺浸在云霧之中,偶現輪廓,紅日從云層中噴薄而出,萬道金光徐徐降臨,亮麗地照耀尖峰一角,高高向上,遠遠浮空,天地澄碧,寂然無聲,真疑是一塵不染的天上宮府……

《點贊茂名》·美文選登

(作者:梁建)